生活的地方也许往往存在着我们认知以外的人和事,
有时候会突然发现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城市就好像一片黑森林。

匆忙之中要吃完饭赶回学校上课,去了麦当劳准备随便垫吧点东西。旁边是大学,对面是中学,饭点的时候这个地方向来人很多。拿到吃的之后找座位,靠窗的地方都没有了,只好找到一个坐在四人桌的单身妹子坐她对面拼桌吃。右边也是一个四人桌,只坐了一个老爷爷,带着老花镜,桌子上放了好几本书和笔记本,他在看书整理笔记,桌子铺满了,没有办法再坐下人。

刚刚我就看到了,倒餐盘的垃圾桶旁边的桌子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穿着破旧的军大衣,佝偻着蜷缩在靠墙座位的角落里,桌子上堆着可能是上一桌人吃完剩下的盘子和垃圾。没有年迈,中年而已。从兜里掏出手机,接电话大声说着什么。
我见过这种人。

有一年脑抽和朋友们在麦当劳刷夜,除了没有暖气的寒冷和外面有点吓人的黑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和他类似的男子。三十来岁的样子,脏脏乱乱的头发和衣服,有的时候在靠墙长椅上躺下抱臂睡一会,过一会又起来在餐厅里到处转转,寻找着有没有哪张桌子上有已经走了的客人没吃干净的薯条或者没喝完的可乐。只是当时夜深了,餐厅里已经没有几个人,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转悠,还是会心里有点发毛的。

可能是饿极了,当年的那个人在寻找别的桌子剩菜无果之后径直向我们走来,问道,这个你们还要吗。我们说不用了,他便拿走盘子,走到他呆的地方,吃点喝点,躺下睡了。

现在眼前斜对面的这个人接完电话,四处张望着。有好习惯的人吃完饭拿着盘子要自己送到垃圾桶清理,他就赶过去。我来吧,他说道。但没有送到垃圾桶,坐回了他的位子,打开热饮的盖子探着头看看还有没有,再拿起薯条的盒子往外倒倒。没什么收获,他低下了头,但眼睛在看手机之余还在四处张望着。负责清扫的服务员大妈撑着垃圾桶柜默默看着他,不一会转身走了。

之前坐在我对面的妹子已经吃完走了,我还在尽最大的努力快速进食中。突然右边有人靠近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了一小跳,转头看到老爷爷。他用一只手半掩着嘴,瞟着左前方的男子,悄悄对我说,
“小姑娘,你看见那个人了吗?”
“看到了。”
“那种人叫半流浪汉,表面看起来是在帮你收拾桌子,其实是在找剩下的吃的来吃。”
“我以前见过。”不过倒是第一次听说他们有这个名称。
他有点吃惊,“哦你见过的?”
“嗯。”我点点头,因为着急走,我还在继续努力吃。
“哎,”他又瞟了那个男子一眼,“虽然看起来好像大家生活质量比原来好很多了,但是现在中国的贫富差距还是很大的。”
我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抬起头看了看那个男子,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吃好了,还有大半杯水没有喝,把吸管拔出来放在一边,收拾好东西穿好外套准备走。左边的桌子上的两个姑娘讨论着考研的事情,但也没忘了时不时偷偷看一下对面的男子在干什么。右边的老爷爷还在做着笔记,偶尔抬眼瞄一瞄左前方的那个垃圾桶柜旁边的桌子。

我站起身,感觉应该跟老人家打声招呼,转身对老爷爷说我走了啊。老爷爷没抬头,也没说话,闭起眼点了点头,抬起右手来轻轻摇晃了两下,然后放下手继续写东西了。

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没再看那个男子,但我也没有倒我的盘子。

作者:谁叫特斯拉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ClcUHuSpk9ZMaOIsfdyn2A